墨洛冥

萌新第一次剪视频,剪的不是很好。
完整版投在b站。
推荐单独去听bgm:On My Own
评论走链接。

谢谢你们的喜欢,你们都是小天使。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【闪恩】挚友(上)

*随手小短篇,偏史诗向
*拉一下安利我的基友 @恂九

        “不可原谅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是你死去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即使要惩罚的话,也应该是降到我的身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一切都是由于我的任性不是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奇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第七日了,他的尸身从冰冷僵硬到腐烂生蛆,吉尔伽美什也没有松手的意思,泪水浸湿了他白色的衣袍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肯让恩奇都下葬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甘心,不甘心让挚友就此进入黑暗的地底。
        怎么会甘心?
        挚友……
        真挚的友人?
        ……还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挚爱的友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 恩奇都还是下葬了。
        乌鲁克的人们悲痛地接受这个英雄的离去。
        吉尔伽美什只是看着,没有再流下一滴泪,也许在那七日已经流尽了。
        神之子。
        神造之子。
        一字之差,却决定了他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 吉尔伽美什曾经无惧死亡的勇士,如今却从未如此担忧死亡的降临。
        他渴望找到不死的神药。
        同样渴望找到让人重获新生的神药。

        恩奇都没有长眠于地底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尸身被保存在一个镶满宝石的黄金棺内,与乌鲁克王的宝物一同放在王的宝库内。
        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浅绿色的长发,一下又一下,血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那张毫无人色的面容。
        痛恨,不甘,不舍……迷恋,以及希冀。
        “明日我将启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我祈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恩奇都。”
        吉尔伽美什在恩奇都冰冷的额上落下一吻。

同居三十题

06.大扫除(肖叶)
“小事情大大,大扫除这件小事情就交你了。”叶修往电脑前一坐,徒留肖时钦一脸无奈地看着客厅里的零食袋子、方便面桶以及各种各样的不同垃圾。
没办法,每次家里有联盟的人来串门的时候,基本上就是蝗虫过境,就像刻意报复肖时钦似的。可肖队也没有办法,只能承受他们的羡慕嫉妒恨。
在肖时钦终于把所有事情搞定的时候,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。
“怎么了?叶神大大。”
“小事情大大,因为你的勤劳,所以我要奖励你。说吧!想要什么?”
“想要你一晚,可以吗?”肖时钦转身,回抱叶修。

07.浏览过去的照片(邱叶)
叶修可以算邱非的师父,也是唯一的师父,所以邱非对叶修抱着一种超过师徒情谊的爱慕。
在他们确认关系很久之后,邱非拿出了一本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相册。
“前辈,你看过这本相册吗?”
叶修连见都没见过,面上却不显一丝疑惑。
“什么东西?拿来给哥看看。”
两个人坐在沙发上,膝上放着一本相册。
相册里的照片很多,无一例外都是叶修。
“就这么喜欢哥?”有些照片叶修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拍。
“我不喜欢你,前辈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
08.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(新叶)
张新杰和叶修的生活习惯那真的是天差地别。
以至于在张副队跟叶修表白之后,叶神的第一句话不是不同意,也不是同意,而是——
“你可以陪我熬夜抢BOSS吗?”
张新杰:“……”
后来,霸图的闹钟——张新杰,张副队成功改掉了自己按时睡觉,按时起床的好习惯。
并且走上了一条改造老婆的康庄大道。

09.相隔两地的电话(黄叶)
“老叶老叶老叶,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!你最近怎么样?是不是又熬夜抢Boss了?不就是Boss吗!天天熬夜抢那些东西,还不如来蓝雨陪我呢!你每天少抽一点烟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等本剑圣下次去H市打比赛,再去找你。兴欣的肯定会被气死……”黄少天拿着手机,喋喋不休。
蓝雨的人原本对这种秀恩爱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,但在几天后,他们就习惯了。而且他们还隐隐心疼叶神,天天被这么多垃圾话荼毒,可怜。
“嗯嗯,哥好着呢。”
“好好,少抽。”
另一个当事人叶修在叼着烟,接着电话,指挥兴欣众抢着Boss。
黄少天听着电话另一边一点也不走心的声音,默了默,又有点沮丧地说:“叶修,你有没有想我?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“……我也想你。少天,哥等着你呢。”
黄少天听着,在购票的界面默默点了确认。

10.早安吻(包叶)
“老大!起床了!”包荣兴拉开窗帘,一下扑到床上,把埋在床上的叶修挖了出来。
“包子别闹,我再睡会。”叶修翻了身,继续睡觉。
包荣兴见叶修真的很困,便在叶修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叶修被吓得一身冷汗,包子不会是要白日宣淫吧。
“这是早安吻哦,老大。”
叶修:……怕是有人看了不该看的东西。
“老大你也应该给我一个早安吻!”
叶修看着这只闪着星星眼的金毛,还真不好拒绝。
“早安。”叶修亲了亲包荣兴的嘴角。

我又回来了!!!

因为开学断网,所以断更了好久。qwq
但我不是故意的。
现在我又回来了!
我会把欠你们的补回来的。(ฅ>ω<*ฅ)

你们要的绝命挑战

⒈手机自带的便签,没有什么骚操作。

⒉码all叶的时候,我最喜欢听杰大唱的《痒》。自动脑补叶修:“来呀~快活呀~”

像我们这种正经人都喜欢用楷体。

⒊all叶:账号卡里面的角色都变成了小孩子,被寄到兴欣,伞哥复活也到了兴欣。账号卡认为叶修是他们的爸爸,使用者是另一个爸爸,而且账号卡的性格跟他们爸爸恰恰相反。联盟众男神以为他们的账号卡是助攻,后来发现其实是来抢老婆的。

剩下两个等会再发。

你们要的绝命挑战

⒈手机自带的便签 ,没有什么骚操作。

⒉我码all社的时候,喜欢看冬菇太太的手书。趁机表白太太。我爱你,冬菇太太。 @冬菇个人辣鸡处理站

用的字体嘛,就是楷体(我是一个正经人。)

⒊all社:克利切误服了药物,变成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。然后其他求生者都不知道,监管者也不知道,以为这是一个新来的求生者,然后克利切逃跑了。他们原来都喜欢克利切,后来他们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这个妹子,最后发现这其实就是克利切。

剩下的等一会儿再发吧。

来吧!趁开学断网之前,最后再皮一把。

每天晚上9点冒泡。

【all社】圣洁罪名③下

*我不小心又断更了    
*下面有打圣洁罪名的tag,想看前面的小天使自己去点一下吧!

         约瑟夫和克利切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约瑟夫的照相馆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矮小的男人仰起头看着他,异色的瞳孔中充满了乞求,一手紧张地抓着自己的帽子,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带着补丁的袋子,沉甸甸的,一眼就能看出里面装着不少的钱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摄影师先生……您能不能……跟克利切去一个地方……去拍照……”男人似乎觉得自己在提一个十分无礼的要求,有些语无伦次。
        约瑟夫并不觉得,因为许多上流社会的贵族更喜欢在自己的庄园里照相,向他人炫耀他们的富有。但面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没有一点显得富有的样子,这反而勾起了约瑟夫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。但……”约瑟夫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   “摄影师先生放心,酬金我一定会付清的。”克利切连忙回答,怕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反悔。

         克利切一点也不喜欢跟这些自诩“绅士”的人打交道,以往的经验告诉他,这些上等人都是一群衣冠禽兽。但必竟现在有求于人,不得不与他讨厌的人打交道,而且需要保持基本的礼仪,这让他感到十分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 约瑟夫看着面前比自己矮小的男人,莫名起了逗弄的心思:“好的,可爱的小先生。但你可能需要等我收拾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利切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白沙街,孤儿院。
         偌大的庭院内杂草丛生,孤儿院的孩子却玩得很开心。因为教会要把孤儿院改成精神病院,所以皮尔森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让他们出来玩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而且今天皮尔森先生还告诉他们,他们要拍照。所有孩子都很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 约瑟夫把摄像机架在了庭院中,克利切已经跟孩子们玩在了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 邋遢的装束并不能掩去那人的原来清俊的容貌。明黄和钢蓝的眼睛在看到这些孩子们时,变得异常美丽。比约瑟夫曾经见过的,那些上流社会的人们所收藏的奇珍还要动人。
         此时的约瑟夫只想把他一帧一帧的保留在自己的相机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遇见了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,缪斯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他听说,白沙街的孤儿院没了,克利切本人也失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怎么会呢?
         他才刚刚见过他不久啊?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他就离开了呢?
         那些孩子呢?
         他不是喜欢那些孩子吗?
         怎么会丢下他们离开?

         不久之后,约瑟夫收到一张照片。
         照片上,他的缪斯,笑着,说着什么,被人簇拥着。而那些人眼里的爱慕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要找回他的缪斯。

         约瑟夫带上了自己的摄像机,以及一些简单的行李,去了照片上的那个庄园。

         约瑟夫觉得自己真幸运。
         来到庄园的第一天,就找到了那个久违的人。

伪·七夕贺礼🌹🌹🌹
官方都搞事了,我们不能屈居人下。

沙雕小段子:
庆:黑袍大人,你家赵公子想你了。
巍:明白,我在你家对面。
澜:原来他不仅跟我们住一个小区,还和我是对门?
庆:这都是缘分!
静:此处应有BGM。(BGM: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,那陪我淋的雨,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。与你相遇,好幸运……)

哎,真的感觉小幸运真的很适合他们两个。为什么有点虐呢?